2019631300.8dd5717.7b162a8971ce4f3782bd2cd71409396c
Food discovery channel

【代客買餸(上)】人情小店 貓咪睇場雞販請食飯?

 

「代客買餸」網站「早晨」於去年五月成立。創辦人之一Hinz本來是社企品牌設計師,為小本社企設計品牌形象。他發現香港人放工後,街市已經收檔,很難買到新鮮食材回家煮飯。於是想出「代客買餸」服務,客人在網站落單,再由買餸專員代勞,把食材直送府上。

買餸服務愈來愈普及,與競爭對手相比,「早晨」最大特色是有灣仔街市一帶的小店做合作商戶,例如由中環遷到灣仔的老店ABC餅屋、由灣仔街坊參與運作的土作坊、雲吞麵老字號鳳城雲吞皇等。

早晨與鳳城雲吞皇合作,自己也經常來這裏吃魚蛋麵。

為甚麼與小店合作?Hinz並非當自己是羅賓漢救小店,反而是他們做生意老實,支持住「早晨」。「有次問生果舖有沒有香蕉,老闆說沒有,但明明看到有蕉。原來香蕉撞瘀了,老闆覺得不好意思,寧願說沒蕉賣。」做生意不是人人都只顧自己利益,小店寧願賺少一點,也不佔別人便宜。

說小店好,並非要大家一股腦兒盲撐小店。「Who are you buying from?」Hinz提出這個問題。小店的好處在於可以互動,認識店中人,知道自己向甚麼人買東西,才會吃得放心。這次我們跟「早晨」走進街市,認識了好些灣仔街坊小店,看看「Who Jou Sun is buying from」。

風度翩翩的羅先生,雞檔生意經營了40年。

新生的嘉美雞是「早晨」的Best Seller,每日都打電話到店舖訂嘉美雞,劏好內臟,下午買餸姐姐便來取貨。老闆羅先生是個溫文的雞佬,說話斯文內斂,風度翩翩。這天下午來到雞檔,還遇上一位中氣十足的「大笑姐」與老闆聊天。

健談的街坊,落力幫羅先生宣傳粵皇雞。

住香港仔的大笑姐十分健談:「我時時都嚟幫襯,收工搭車都嚟買雞。我幾廿歲都做嘢㗎,唔會攞政府啲乜金物金,有人請就做囉,賺錢嚟自己洗。」「做嘢精神啲㗎!」羅先生說。大笑姐點頭附和:「你估我幾多歲?今年71喇!」「你唔似喎!」Hinz與我異口同聲說。「哈哈!食得呢度啲雞多嘛!呢度啲粵皇雞冇油、厚肉又靚,又冇打荷爾蒙。同佢買咗好多年,街坊街里好熟㗎。喂,我幫你宣傳喎!哈哈哈!」大笑姐笑得開懷,讓羅生也忍不住大笑。雞劏好,「走喇我。」「食埋飯先走啦。」羅生對大笑姐說。「唔食喇,返屋企喇。」

爽直的大笑姐代替寡言的雞佬,概說了新生雞檔的人情味。

Hinz對生果的基本知識貧乏,珍姐不時為他「補底」。

那位不願賣瘀蕉給「早晨」的老闆,正是珍姐。合作以來,珍姐為「早晨」作第一重把關,她說:「你信我,我畀啲好嘢你,咁咪OK囉。」

珍姐的生菓寶除了賣水果,還有向叔伯取貨的本地皮蛋,標榜無鉛和溏心。「我哋之前測試過,珍姐啲皮蛋係百分百溏心。」Hinz信誓旦旦。這裏六至九月還有珍姐自製的醃子薑,伴皮蛋吃是絕配。

老虎仔在生果舖養尊處優,是珍姐的心頭肉。(江智騫攝)

突然傳來「喵」的叫聲,原來是珍姐的「主人」睡醒了。「老虎仔,你瞓醒喇?係咪我嘈親你啊?」珍姐聲音放軟,溫柔的為主人按摩。老虎仔是半個生招牌,來幫襯的街坊都愛摸摸牠,與牠玩耍。讚她的皮蛋和酸薑美味,遠遠不及讚她的老虎仔靚仔令她歡喜。「台灣總統蔡英文都係貓奴,貓仲值錢過人啊!」一位街坊搭訕。

訪問期間,有位婆婆拿來幾個菠蘿包請珍姐吃,「婆婆成日去啲美食節,攞啲包返嚟就請我哋食兩個,有時我又送返疏香蕉回禮。」你對我好時,我又投桃報李,做人不是只有我賺,最好大家都開心。

街坊拿了幾個菠蘿包給珍姐吃,很窩心。

灣仔街市不少店舖都有養貓。

「早晨」的工作室就在灣仔藍屋後面,Hinz每日都跟附近小店閒聊打招呼,「我住在馬鞍山,鄰居見到面都不打招呼,反而灣仔街坊和我更有鄰里感情。」類似的說話,住杏花邨的珍姐也說過:「屋企好似酒店,返去瞓幾個鐘又返舖頭,喺灣仔做生意30年,街坊街里好熟架喇。」

從來未聽過百佳店員叫我「食埋飯先走啦。」,也想像不到客人請惠康個經理吃菠蘿包,更不用說逛連鎖超市會有貓咪讓我抱。不是要販賣人情味,但跟住Hinz逛街市着實令我有所省思。每日撞口撞面的商販,有種淡淡然的感情,就是Neighborhood。一買一賣之間,比「有冇儲積分?」、「有冇自備購物袋?」更豐富的對話,我們原來還有千百個話題可以聊。

 

原文 : https://goo.gl/8vu7Kk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